黄少天退役那天,喻文州还留在蓝雨。
队长换了人,剑与诅咒易主。

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酒,唯独喻文州和黄少天没有,他们把一群人塞进出租车打包回蓝雨。然后黄少天就拿起收拾好的行李离开。

喻文州说我陪你走一段。两个人在人行道上慢吞吞的走。G 市夏夜闷热,蝉鸣吵闹,黄少天不说话。

他走在黄少天后面一点,看他的背影和以前那个吵闹的少年重合,穿着青训营的统一服装,瘦,很白,喊他吊车尾。

最后黄少天坐上一辆出租车,把窗子摇下来,笑,说拜拜啦队长。扬长而去。

喻文州站在原地,突然就想起一句诗。可能有点文不对题。

来时万里同为客,今日翻成送故人。

评论(7)
热度(4)

© 安森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