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凯源】Valentino(4)

你没看错,我更新了
本章有重要人物出场





四、你弟


王源从没见过王俊凯慌张的表情,虽然看起来与平常没什么不同,但那些细微的地方还是出卖了他——毕竟,他可是能在Anna Wintour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比她还更面无表情的人。


 因此王源有些担心,或者说好奇,千玺的弟弟会是怎么样的人,时下当红的男模长相都是大同小异的病态俊美,王俊凯提到的那条广告里各色脸庞一闪而过,他也没有仔细的看。考虑到王俊凯上升到洁癖的审美,该不会… 


王源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,王俊凯吩咐第二天要和千玺一起去机场接易楠,王源临睡时还在迷迷糊糊的想着易楠的长相,jeffree star的脸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一直进入梦里。


 当天千玺开着一辆看起来挺低调的捷豹载着他们俩去机场,王俊凯坐在副驾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王源猫在后座正等的无聊,抬头就看见了机场门口堵着的记者突然散开,一个年轻人在人群的簇拥之中走出来,模特都是不怕冷,深秋季节仍然穿着七分裤,上身是一件长袖T,裹着围巾,瑟瑟的风勾勒出单薄的身型,真个人透着弱不禁风的美感。然而他走地倒是从容,一路根本不理睬身后的记者,径直走向他们的车。


 走近之后王源才看见他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。他打开车门一头扑进来,头发甚至扫过了王源的鼻尖——一丝白麝香的气息。接着他摘下几乎占据了自己脸一半面积的墨镜,大剌剌的向前勾住自家哥哥的脖子说哥有没有想我!然后看向旁边的王俊凯,说Karry你也真的一起来了,我果然超爱你的。


 王俊凯的表情不变,脸上带笑的问他,Noah你在美国玩得还开心吗,第一次录节目感觉怎么样。然后回过头指了指王源,说这就是Roy,你们年纪差不多,应该比较聊得来。 


易楠侧着身子看他,说啊Karry常说起你!然后改用带着法国口音的汉语,说王、源对不对?我是易楠。然后又快速切换成法语,说不过这个名字只有我哥在叫了,你就叫我Noah就好。


 千玺把车开回市区,一路上易楠都在说个不停。王源倒是和他挺聊得来,两人有相似的爱好,就连对暴雪投入的爱也差不多。易楠又讲起自己在ANTM当客串评委的事,扒起了短短时间内听来的各种小八卦。


易楠无疑是新生代模特中比较出色的一个,可即便如此能去Tyra坐镇的节目里客串一把也要有天大的面子。易家家大业大,无疑是花了不少力气来捧这位小少爷。


 车上插着的iPod切换到I want your love,易楠听了更加兴奋起来,说他当时在Tom Ford的T台上和Lady Gaga一起跳舞时,bgm就是这首歌。歌曲是明显复古风的调子,这张脸却鲜活而年轻。最初那般单薄全然不见,满满的都是年少活力。 


当车开到目的地已经傍晚。他们停靠在一家少有人知的酒吧前,千玺说楠楠你和Roy进去,接风宴好好玩,你朋友已经在里面等你了。 易楠问那哥你呢,还有Karry,不是说好一起玩吗。 


王俊凯说我和你哥还有事,要回去,你们是同龄人,应该比较玩的来。我们身上还穿着西装,多扫你们的兴。 


易楠不满的哼了几声,Jackson也没比我大几岁啊。但还是和王源一起下了车,走之前敲了敲千玺那一侧的车窗,说哥那我今天喝多少都别说我咯。




 易楠拉着王源进酒吧的时候人还不是很多,角落里几张沙发上坐着一小群人,各色男女,却是清一色的大长腿,一眼望去没有身高178以下的,都是GQ和VOGUE上眼熟的面孔。易楠给他一个个介绍自己的圈中好友,他的语速很快,王源被那些一拥而上的NicholasStephanie之类的人名搞得有些招架不住,但他一直保持微笑。王源是不用介绍给他们的,因为他们纷纷表示看过他给Karry走的那次大闭,有赞美但更多的是羡慕,他们说第一次给了Karry,这等于是拿了一张在时尚圈的通行证。 


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简单,无论哪国的年轻人社交环节也都是那么几样,Ins互关,自拍,喝酒,玩一些让女生脸红却无伤大雅的游戏。他们有着所有人羡慕的挥霍不完的大把青春和钞票,点的都是些最贵最漂亮的酒。后来的场面渐渐不受控制,大家都喝的有些high,DJ放出的电子乐太过迷幻,几个姑娘扯掉了自己的上衣,甚至有人躲在一旁飞叶子。酒吧里的人渐多,他们肆无忌惮的欢呼尖叫被淹没在一阵阵的声浪之中。 


聚会的主角是易楠,这也意味着他必须是喝的最多的人,他举着酒瓶站在矮桌上,前言不搭后语的发表这一些演说,英文混合着法文,中间还夹杂着几句汉语。王源虽然一开始还保持着东方人的矜持,可架不住别人灌酒和气氛的感染,此刻已经倒在沙发上不肯起来。但他还有意识要去听易楠说了什么,费了老大劲才分辨出好像是麦克白里的台词。


 王源以为他们就要这样一直high到或者醉到天亮,易楠突然从矮桌上跳了下来,把整个人摔进沙发里,松开的手里的酒瓶无力的倒下,流出仅剩的一些液体。他发泄怒气一般踢开地上的酒瓶,本就东倒西歪的瓶子被踢得更远或者碎裂。他用一种带着生气又委屈的语气说:


 “你凭什么说不来就不来了,总是这样……放我鸽子,骗我……明明在我去美国之前就说好的……” 


易楠低着头,声音渐渐低下去,不知道是不是醉糊涂了还是睡着了。倒下的人有很多,没有多少人愿意分出精力注意他搞出来的动静。只有一个一直把巴黎之花当葡萄汁喝的女模冲过来抱住他,摸着他的后背说,亲爱的,我知道,你是因为Karry不能来而难过。可是他不是已经亲自去机场接你了吗?这可是Karry啊,如果他愿意来给我接机,我愿意不穿衣服走在香榭丽舍上。你已经够幸福了,宝贝。 


他靠在她的身上,闭着眼睛,不知道有没有听到。


 王源还醒着,他看着易楠七分裤下露出的小腿,又细又白,像两节光滑的莲藕。




 另一边,王俊凯和千玺正离开办公室,走进来时的那辆车里,千玺体贴的表示感谢他今天带着王源来接自己的弟弟,并要送他回家。 路途中,千玺突然问王俊凯,“楠楠去美国这段时间,联系了你多少次?” 


王俊凯没回答,只是说他也没去多久,能怎么联系我。


 “录节目要两周,他美国朋友又多,玩的当然又久,我爸妈也在美国,一共去了53天,近两个月了,还不久。”


 “还记得真清楚,你这个哥哥做的真是尽心尽力。”王俊凯笑着,手里玩着一个深绿色的玻璃瓶。


 “他可是我们一家的宝贝,怎么能不尽心尽力。”千玺打着方向盘,“他想要什么我都给他了。”


 “那你今晚怎么不陪他好好玩玩?毕竟是第一天回来。他出国前跟你讲了好久,也跟我讲了好久。现在估计挺委屈的吧。”


 千玺叹了口气,“我能给的,我都给了。”




tbc

评论(28)
热度(116)

© 安森彻 | Powered by LOFTER